首页 > 特色农产品 > 正文

火热小说《漫漫星光》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日期:2019-10-08 11:56:29 来源:甘肃农业资讯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龙儿小说,回复书号:2263即可阅读全文

  《漫漫星光》小说主人公:乔漫|席天擎

  《漫漫星光》小说简介:出狱那天,她被地痞调戏,他救她留她娶她,只因当时急需一个已婚男人的身份。 他是商场上的修罗,情场上的撒旦,杀伐果断,运筹帷幄。 当丈夫带着情妇与她擦肩而过,她不过淡淡唤他一声,“席总。” 他深眸微眯,重新审视自己的妻子。 家宴上,前男友竟以小叔叔的身份华丽归来,只为将她揽入怀中。 她周旋在叔侄之间,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竟一步步活得风声水起。 当他再度带着别的女人出现在她面前,她甩给他一纸“休书”,决然改嫁。

  漫漫星光》精彩试读

  第一卷 谁的年少不轻狂第21章 救我

  一阵海风从外面吹进来,撩动着轻盈的纱幔。

  凉意似乎钻进了骨血,她猛的一颤,一骨碌从床上下来,“够了,我要走了。”

  一条长臂拦住她的去路,简驰并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

  她心底一窒,冷声道,“让开。”

  他依然盯着她。

  半响,修长的手指在她肩膀上轻敲。

  一个字一个字的从他喉咙里迸出来,“你越想逃开,我越要把你留下。”

  她惊颤,“别忘记我们现在的身份。你是我小叔叔,而我,是你侄……”

  不待她说完,简驰一把扣住她后脑,凶狠擒住她的唇,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

  嘶的一声过后,她衬衫的两颗纽扣跳到地上。

  只觉得癫痫病治疗费用需要多少呢重心一倾,她的后背撞到床上。

  乔漫彻底慌了,口中充斥满他的气息,突然间似乎天旋地转,脑中竟然莫名的划过一个名字。

  从他的吻中抽离,乔漫嘶喊出的第一句话竟是,“席天擎,救我。”

  话音才落,她连自己都吓到了。

  刚才那一声呼救,完全出于本能。

  简驰眸光一痛,“你让他救你?你让席天擎!救你!”

  她微微咬住嘴唇,眼底忽然湿润。

  简驰极其缓慢的直起身,自嘲一笑,“原来我早就不是你心里的人了。”

  她盯着他,眼睁睁看着他寂寥的背影消失于视线。

 武汉癫痫病医院哪些 复杂的情绪一时间汹涌,眼泪哗的流出来,很快就沾湿了她整张脸。

  缩在床上,素白的脸埋入双膝,连身子都有点发抖。

  “乔漫。”没多久,一声低柔的男音悄然滑过。

  她仿佛错觉,一抬头,竟真的看见席天擎英俊的脸。

  她不可置信的从床上下来,一步步走到他面前。

  “你?你醒了?”

  席天擎凝了眼她被凌乱的头发和被狂扯过的衬衫,鹰眸一暗。

  抬手,他扭开西装的扣子。

  乔漫只觉得肩头一沉,带着淡淡男香味的厚重西装已经套到了自己身上。

  “我们回家。”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其它的,竟什么都没问。

  车里,他亦是沉默的。

  “席总怎么会来?”她暗自咽下口唾沫,忍不住打破这份沉静。

  他偏头看她一眼,又很快移开,“你脖子上的项链让我找到了你。”

  “什么意思?”乔漫反射般的摸住脖子上的宝石吊坠。

  “它的中心按了定位装置。”席天擎淡淡说了句,看不出任何情鄂州看癫痫病哪家好绪上的波动。

  她脸色更白,恍然想到赌石那天,有人提出过这条项链是人造的。

  “为什么给我带这个?”秀眉一皱。

  “席三既然收了干儿子,对家产一定势在必得。他毕竟是我三爷爷,不至于对我这个席家的子孙下狠手……”稍稍停顿,他又补了句,“但你不同。”

  这一刻,心里竟然很暖,似乎待在他身边不用操心任何事。

  “席总是什么时候准备这个的?”纤细的手指轻轻迂回在吊坠上。

  又是云淡风轻的一句,“你挨打之后。”

  她轻咬嘴唇,敛眸道,“谢谢席总。”

  “不用谢。想保住属于我的东西,你是关键人物,我不能让你有事。”波澜不惊的语调从他嘴里流出来,仿佛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情绪……

  暮城的夜从不沉寂,华灯初上,霓虹掠影。

  一家幽静的台球俱乐部里,只有一张桌子发出碰撞的声音。

  高大的身躯逼近那张桌子。

  咚的一声,球径直往洞里窜去。

  却在进洞前,席天擎一把按住了红色小球。

  简驰抬头,有些意外的眯了眯眼,不禁嘲讽,“这么巧,我侄子也喜欢打斯诺克?”

  “的确喜欢。”他松手站定,深蓝色西装的低调中透出不可复制的气质。

  简驰冷笑,“看来我们的喜好相同。”

  席天擎只是淡淡勾了勾唇,完全看不出喜怒。

  “要不要来一局?”

  “奉陪到底!”他脱下深蓝色西装,很快有工作人员接了过去。

  席天擎在杆架上挑了支北美白腊木的球杆,回到桌前时工作人员正好刚摆好球位。

  他先下手为强,对着白球一击,桌上立刻少了四个球。

  一路连击,席天擎一个球都没有给简驰留,不过片刻,他收起了球杆看向简驰。

  四目相对的一瞬,周围的空气似乎冷凝起来。

  良久,他似笑非笑地问,“今天我打电话给你怎么不接?”

  “那会有事在忙。”简驰的唇边也滑起了逢场作戏的弧度。

  他闻言,一股怒意没来由的在身体里爆炸。眼眸极黑,似乎所有的心照不宣都蕴含在投递的眼神里。

  “早上打电话给我什么事?”

  席天擎直勾勾看向他,薄唇浅勾,“我老婆不见了,本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我老婆的下落,不过我已经找到她了。”

  简驰冷哼,挑了下剑眉,“喔?你老婆不见了该找警察,怎么想到找我?”

  两个男人字里行间始终都在周旋。

  席天擎笑笑,“说的是。打球!”

  第二局,简驰先开了球,他的斯诺克打的也不差。

  和席天擎一样一路击破,只是最后一个球的时候有点心浮气躁用力过猛,球在球洞周围滑了一圈又弹了回来。

  简驰的脸色微变,偏头问他,“要不要来点赌注?”

  他笑问,“喔?赌什么?”

  简驰走近了一步,“赌个女人。”

  席天擎不置可否,目光不经意落在简驰脖上的齿印上,再也抑制不住,伸手就是一拳重击。

  简驰的身子一侧,用舌头抵了抵痛处,邪魅的笑让唇边一抹血色凸显的愈发应景。

  “你对她做了什么?”席天擎的声音冷下来。

  这次轮到简驰耗他性子不作回答,张了张嘴,速度挥起拳头落向面前的男人。

  “做了一个男人最想对女人做的事。”简驰试探。

  席天擎找过来目的明显,可他偏偏没有一上来就撕破脸,这不禁让简驰暗暗怀疑席天擎并不清楚早上发生的事。

  他的脸色明显阴了阴,顾不得额骨上已经落了青,咬肌一迸,爆了句粗口,“吗的,老子弄死你。”

  两个男人扭打成一团,很快有工作人员上来拉开了他们。

  简驰冷笑,“你会这么激动,只是觉得自己尊严受损罢了,我会亲眼看你一无所有,然后失去她。”

  他略微扯动唇角,淡淡回了句,“你在做梦。”

  外头的夜色已经深浓到化不开。

  席天擎离开俱乐部的时候在暮城的大街小巷转了好几圈。

  好几次快到家的时候,他又将方向盘一转。

  来来回回几趟,车子停在别墅门口的时候已经深夜11点了。

  乔漫卧室的灯还亮着,她刚准备下楼找点吃的,走到转角就迎面幢进一尊坚实的胸膛。

  一抬头,看见席天擎的脸。

  他颊骨挂了彩,非但英俊没打折,反倒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血性。

  只是他的眼睛太黑了,似墨染,深邃逼人。

  乔漫直起身,眉头轻皱,“席总,你的脸……”

  她只穿了睡袍,颈下的白皙光洁被他尽收眼底。

  席天擎脸上的不悦一闪而过,轻描淡写地回了句,“没事。”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漠然,更准确来说隐匿着愤怒。

  下意识的敛了目光,她轻声问,“我……我下楼找点吃的,席总要不要吃点?”

  “想吃什么叫管家安排。夜里凉,不用亲自折腾。”

  “这个点下人们都睡了,我自己来就行。”

  席天擎斟酌片刻,勉强扬起一丝疏离的笑,“多做一份,我先去冲个澡。”

  男人挺拔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她抬手敲了下脑袋,喃喃道,“真要吃啊?”

  刚才不过客气一句,她根本没打算席天擎会应许,这下丢人丢得不知深浅。

  炒个番茄鸡蛋,下点清汤挂面还行,真要张罗几个菜对她来说还是挺有难度的。

  以前都是简驰做饭,她负责吃。

  要伺候席天擎这样尊贵的人,她的心里发了虚,可话都说了也只能赶鸭子上了架。

  估摸半小时后,席天擎一身简单低调的藏青色欧式睡袍出现厨房门口。

  他倚在门边,静静看着她浑然不知又手忙脚乱的样子,看了一会竟不自觉的微勾唇角。

  她掀开锅,惊呼,“啊……”

  尾音还没完全落下,手已经被他牢牢紧握。

  “烫了?”他眉宇间隆起极深的鸿沟,低头轻吹她的手,温柔的气息一阵一阵的落在她皮肤上。

  她发了愣,心里没来由的悸动了一下,如羽毛掠过轻轻浅浅。

  手猛地抽回,她退了一小步,“手没事,菜焦了。”

  席天擎的目光往锅子里一挑,黑漆漆的一团已分不出食材原本的面目。

  他关了火,眼神在菜锅里停了很久。

  “你做的什么?”

  “黑椒……黑椒牛排。”乔漫咬住嘴唇,真想找个地洞当场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怎么每次最狼狈的时候总被他见着。

  “看上去是挺黑的。”他冲口而出。

  乔漫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其实,其实我不太会做饭。”

  席天擎吸了口气,恢复一贯淡淡的语气,“让开。”

  “啊?”

  “出去。”大手一推,她被轰了出去。

  厨房的门砰的一声关上,打出一道门风扫在她脸上。

  席天擎难道是要做菜?

  他这种含着金汤勺长大的少爷分得清油和盐吗?

  她懒得管,索性大方坐在饭桌上等。

  香气从厨房里飘出来,勾得她肚里的馋虫不再安分,巴巴望着厨房的方向静等席天擎的‘杰作’。

  嘴里正巧积了口唾沫,门开的一瞬,她吞唾沫的动作有点大,恰恰又被席天擎捕捉到眼底。

  他有点想笑,却忍住了,看似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把两盘蛋炒饭端到桌上。

  她有点震惊,看看盘里最简单的食物,又看看他。

  席天擎挑眉,“怎么?山珍海味吃多了,看不起这东西?”

  她摇头,起身去厨房拿了两双筷子,一双递给了他。

  一顿宵夜在无声的状态下结束。

  连续好几天夜里她都莫名会怀念席天擎做的蛋炒饭,可事实上,她或许不是等饭。

  隔天一早,乔蔓下楼吃早饭的时候问,“席总昨晚还是没回来?”

  管家摇摇头。

  四天了,席天擎只是捎人给她送了部新手机,手机里只存了他一个人的名字。

  他一直没有回过家,莫非又和过去一样夜夜寻欢?

  未完待续……

  如果想看这本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