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业致富经 > 正文

优质小说《冥婚鬼妻》在线阅读

发布日期:2019-10-08 12:10:10 来源:甘肃农业资讯网

  热书《冥婚鬼妻》已完结上线。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01,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白衣女人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我很疑惑,忍不住问道:"爷爷,您这是……"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爷爷直接打断我的话,从小木箱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布包,塞到我的怀中,语气急促,压低声音说道:"明天早上就离开这里,去杭城东区碧波路找一家中医馆,那家中医馆的牌匾上面有三叶草的标记,就说是我让你去的就行了。还有,这包里是一本书,记载了一些比较特别的东西,不能给任何人看,也不能让人知道你有这本书,切记!"

  "爷爷,我……"

  "三个月,等我三个月!"爷爷再次打断我的话,眸中闪过些许复杂的神色,轻声说道:"三个月之后,若是我没有去找你,你就一直在那中医馆待着,永远都不要回来了!本来想着搬家就是搬去那家中医馆的,现在也只能你自己去了……"

  "爷爷,你去哪?"我很是紧张焦急的问道。

  爷爷揉了揉我的头,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无奈之色,轻声说道:"解决一些陈年旧事,躲了这么多年,本以为他们不会再追究了,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本想跟你说一些你父母的事情,没想到那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你暂时还是不知道为好!等三个月,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找你的话,会告诉你这些事的来龙去脉。若是我不能回来,你……唉!"

  爷爷越是这样说,我心中的疑惑越重,刚要再开口询问的时候,爷爷的大手突然按在了我的后颈上。

  刹那间,我的后颈传来一阵酸麻感觉,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悠悠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微亮。

  一整夜过去了,房间里只剩我自己了,爷爷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摇摇头,揉了揉后颈,那地方还有点酸麻,爷爷下手挺重的。大脑清醒一点之后,我急忙下床,朝楼下跑去。

  楼下寿衣店里,那口黑棺材已经不见了。

  爷爷、白衣女人、红衣小女孩都不见了!

  一时间,我有些六神无主了,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短短的几天发生的事情,颠覆了我多年的常识,世界观有种要崩塌的感觉了。

  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很诡异,脑袋里稀里糊涂的。

  最终,决定还是按照爷爷的吩咐去做,到楼上收拾了一些东西,将爷爷给我的那个布包贴身收好,背着我的背包,匆匆的离开了家。

  我们镇上离杭城不是太远,坐车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就是在杭城上的,所以对于杭城我并不陌生。

  在车上的时候,我脑海里始终想着昨晚的事情,心里总感觉不踏实。

  虽然我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这些事的原因,但是昨晚爷爷所说的那些话,让我明显的察觉到爷爷肯定是遇到了很大的危机了。

  千万别出事啊!

  自幼跟着爷爷,对爷爷的感情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若是爷爷出事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那样的打击了。

  到了杭城之后,我打车前往了杭城东区的碧波路。

  在杭城上了三年学,碧波路这边我没来过,毕竟杭城太大了,不可能所有地方都去过。

  来到碧波路之后,我愣了一下。

  酒吧、夜店在这条街道上比比皆是,洗脚城、ktv之类的也不少,简直就是一条娱乐街啊!

  爷爷所说的那个中医馆真的在这里?

  心怀疑惑,我在这条街道上找了起来,二十多分钟后,一直走到街尾,才找到了那家中医馆。

  百草堂!

  这家中医馆的牌匾上,有一个小小的三叶草的标志,若是不注意看的话,真的不容易看到。

  在这繁华的街道上,这家中医馆有点不起眼了,显得有点老旧,这真的是爷爷让我找的地方?

  这家中医馆大门紧闭,敲了敲门也没有人理会,无奈之下,我只能坐在门前的台阶上等了。

  这一等,就是一天的时间。

  一直等到傍晚,这家中医馆都没有开门。

  跟个傻子似的在这坐了一天了,我无奈起身,走出了这条娱乐街。

  随便在路边摊吃了点东西,在娱乐街附近找了一家旅馆住宿,准备等明天再去那中医馆。

  找的这家旅馆还算不错,虽然房间简陋了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更好一点,但是至少有独立的卫生间。

  一整天的时间,我也想明白了,不管事态怎么发展,我都帮不上什么忙,与其瞎担心,还不如按照爷爷的吩咐,老老实实的在中医馆待上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后爷爷来找我,自然就会明白一切了,若是爷爷不能回来了,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冲了个冷水澡,稍稍冲散了一些心中的抑郁,洗漱一番之后,正准备离开卫生间的时候,卫生间的灯光突然闪烁了一下。

  我的心在这时候莫名的咯噔了一下,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若是在以前,遇到灯光闪烁这样的情况,或许我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但是经历了之前的那些事之后,我心中都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了。

  "滋滋滋……"

  卫生间的灯光剧烈闪烁起来,发出阵阵轻微的电流声,时明时暗。

  这绝对有问题了!

  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有些惊恐的四处张望,腿脚有些发颤的往卫生间门那边挪去。

  就在此时,我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洗漱台上的镜子上。

  蓦地,镜子中的‘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眸中闪烁着幽绿的光芒。

  紧跟着,他扭动一下脖子,竟然从镜子中缓缓的爬了出来,就像是午夜凶铃中的贞子似的。这样的画面,让我头皮发麻,差点吓晕过去。

  "找不到你爷爷,找到你也一样!"镜子中的‘我’诡异的笑着,阴测测的说道:"抓了你,就不信那老不死的不露面!"

  "啊~"我尖叫一声,拉开卫生间的门就往外跑。

  跑出了卫生间,也顾不得拿自己的包了,就想往房外冲去。

  但是,令我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房门卡死了!

  不论怎么拉扯,房门就是纹丝不动,我使劲的拍打狠踹,一点用处都没有。

  房间内气温骤降,灯光闪烁变得暗淡无比,卫生间内,那个身影已经完全从镜子里钻出来了。

  我颤颤巍巍的退到床边,惊恐的看沈阳癫痫病去哪家好着那个渐渐逼近的身影。

  他已经变了一个样貌,中年男人的样子,面色苍白,嘴角挂着一抹森然的笑容。

  "你……你是谁?"我结结巴巴的颤声说道。

  他脸上那抹森然的笑容更盛了,说道:"想知道我是谁很简单,跟我走一趟就行了!"

  话音落,他的身影猛地飘忽了一下,瞬间越过了大床,大手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速度很快,我根本没有回过神来,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

  他的手很凉,力道很强,我挣扎着对他拳打脚踢,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同时,近距离接触下,他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道,和那鬼婆身上的气味很相似,只不过没有鬼婆身上的那股气味浓郁罢了。

  "别挣扎了,没用的!"

  他嘿嘿一笑,眯着眼睛对我说道:"你最好祈祷你爷爷真的关心你,能尽快来找你,要不然的话,我……"

  "砰~"一声闷响,打断了他的话。

  房间内的窗户,被一股狂风吹开了,窗帘飘飞。

  一道身影癫痫发作不停怎么回事突兀出现在窗台边,一袭白衣,赤足而立。

  是那个白衣女人!

  她目光平静的看着中年男人,轻声说道:"滚!"

  看到白衣女人出现在这里,中年男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后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阴鸷。

  "唐灵,这是我们和孟家的事情,你最好别插手……"

  "给你三息的时间放了他!"白衣女人直接打断中年男人的话,淡声说道:"不同意的话……灭了你!"

  "你……"中年男人气急。

  "一!"白衣女人轻声开口。

  "唐灵,你别以为我怕你,我……"

  "二!"

  "妈的!"中年男人脸色铁青,爆了一句粗口之后,直接松开了掐住我脖子的手。

  可见,他对唐灵还是很忌惮的。

  我捂着脖子剧烈咳嗽着,快步跑到了一旁,满脸惊惧的看着他们两人。

  中年男人咬牙切齿,脸色狰狞的冲白衣女人嘶吼:"一纸冥婚,你还真当真了?你别忘了,当初要不是我们,你现在还不能重见天日……"

  唰!

  中年男人的话还没说完,白衣女人的修长手指中弹出了一点白光,直接冲进了中年男人的胸口。

  "蓬~"

  中年男人的胸口炸裂,没有出血,反而冒出了些许浓郁的黑雾。

  蹭蹭蹭……

  中年男人连退好几步,他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致使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狰狞了,强忍着痛苦没有喊出来。

  白衣女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欠你们的,已经还清了,再敢多说一句废话,现在就让你魂飞湮灭,信不信?"

  中年男人憋得够呛,咬着牙,狠狠的瞪了白衣女人一眼,然后目露凶芒的看了我一眼,怒哼一声,身影飘忽一下,瞬间消失了。

  中年男人消失了,我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

  看着白衣女人,我目光复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明知道她不是人,但是对于她,我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惊悚畏惧之意,反而还有种莫名的淡淡的亲切感。

  难道是那所谓的冥婚契约的缘故?

  我在看她的时候,她也在看我。

  那眼神中依旧是漠视,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让我有种淡淡的失落感。

  "刚刚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没有回应我这个问题,而是轻声说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孟家和他们之间的恩怨我不想多做掺合,护你三个月的时间。若是到时候你爷爷没有出现的话,不用他们动手,我会亲手杀掉你的!"

  闻言,我苦笑一声,喃喃说道:"那我情愿死在你手里了!"

  一纸冥婚,当不了真。

  名义上她是我的鬼新娘,但是爷爷也说过,那冥婚契约对她没有多大约束力的。她出手护我,主要是因为和爷爷的交易罢了,并不是因为我在她心中有什么地位,这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

  "这段时间你自己小心点,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你身边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似乎就要离开了。

  我急忙说道:"我爷爷去哪了?"

  "不知道!"

  简单的回应一句之后,她的身影一闪,瞬间从窗台边消失了。

  这事闹的,我也不敢睡了,呆呆的坐在床边。

  良久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急忙从怀中摸出一样东西。

  是爷爷给我的那个布包!

  直觉告诉我,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和这东西有关。爷爷把这玩意交给我的时候,显得很凝重,显然这东西很珍贵。

  打开布包,里面确实有本书。

  很薄,很轻柔,拿在手中有种光滑的感觉,像是由薄薄的皮制成的书。

  这本书的封面有两个大字,天藏!

  打开书之后,我顿时懵了。

  这里面记载了密密麻麻的文字,还有不少的图案,奇异的排序,让人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最重要的是,这上面的字我都不认识,与其说是字,倒不如说是一道道奇异的符号,给人一种怪异的美感。

  什么玩意啊这是?

  这东西谁能看得懂?

  有些失望,重新将这本书包好,塞进怀中之后,靠在床头想着事情。

  不知不觉,困意席卷,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之后,我背着包离开了旅馆,再次来到了那娱乐街,来到了那百草堂前。

  百草堂大门敞开,我松了一口气,大步走了进去。

  热书《冥婚鬼妻》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01,即可阅读全书章节。